何芷

谢李死忠,
祁进黑粉,
裴洛入坑边缘,
祁谷不拆不逆,
本人精分患者,
脑洞泛滥,不求自拔

洄流(序)

某天突然有个脑洞:如果当年谢云流听了一半话要跑的时候有人能拦下他,会不会有什么不一样?于是就有了懵懵懂懂走在不同时间线的小鱼。

==============================

小鱼刚醒过来的时候,是在一艘船上。
船漂在海上,颇有颠簸。
 
然而她晕船……
所以她毫不犹豫的吐了。
然而海上航行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而她吐得实在难受。
有人递给她一个圆瓶子,她毫不犹豫的喝了下去……
 
半船人变得鼻青脸肿,船老大对她格外热情。
她觉得圆瓶子里装着一种神奇的液体,
喝掉之后眼睛一闭一睁,周围人就会变得格外热情。
于是最后远在东瀛的大师兄就得到了一只醉鱼
 
传说中的大师兄接管了醉鱼
于是小鱼醒过来就发现圆瓶子不再神奇
鼻青脸肿的变成了她自己,眼前的大师兄一脸怒气
懵懵懂懂中她知道自己叫小瑜,是大师兄师父朋友的小徒弟
 
大师兄给她做了几天指导,
再次变得鼻青脸肿的她跌跌撞撞的被送上了回程的海船。
回程碰上海盗出没,她拿起剑随手挽了个剑花……
一柱香后海盗退去,周围人再次变得很热情。
 
她渐渐懂得了,周围人的热情不是因为圆瓶子很神奇,
而是因为她和体型成反比的暴力。
大师兄的一脸怒气,不是因为她打的半船人鼻青脸肿,
而是因为她醉成烂泥还能完好无损简直是个奇迹。
 
终于回到陆地,拿上包袱她直奔驿站,
报出她记了一路的地名
“麻烦送我到纯阳宫,
对就是华山顶上的那个。”
 
她坐上马车,从扬州出发,
途经金水和洛阳,再穿过枫华谷的满山红叶,
纯阳宫便近在眼前。
而她发现,这一路的风景,很眼熟。


也许这条路,她真的走过好多遍。



上了华山,小鱼直奔二师兄的房间。
大概是出于某种单细胞生物的直觉,小鱼主动交代了一路见闻。

顺便上交了大师兄捎带的特产和心得,得到了甜甜的点心一块。
摸了摸她的头,二师兄笑的温和。

 

小鱼还是很好奇,那个圆瓶子是什么?
“是你长大之后才能喝的东西。”
二师兄这样告诉她。
“那怎样才算长大呢?”
再次到达小岛的时候她这样问大师兄,
“等你个子长到和我一样高的的时候。”
大师兄笑的恣意。
多年之后,对此,小鱼只想说一句:
“骗子!”

 

小鱼的作息十分规律,
在路上和准备上路。
小鱼的交通方式颇为单调,
不是坐车就是坐船。

 

小鱼一次次的从纯阳带走笔墨纸砚伤药信件,
又一次次的从东瀛带回矿石草药手礼心得。
如此一年四次的往返于东瀛和纯阳,
风雨无阻。

 

春去秋来,

小鱼一次次的从海边游向小岛,又一次次的从小岛游向海边。

 

有次她出发时正好赶上九月初九,
山上多了很多茱萸,做了好多重阳糕
她便随手带上一些,一下船便迫不及待的跟大师兄献宝。
大师兄不笑了。
房子里找不到大师兄。
找了又找才发现大师兄原来正坐在屋顶,看着天幕上的月亮
那天的大师兄很安静,那天的月亮又大又圆

 

回到纯阳她又去找二师兄,想知道是不是她哪里做错了。
她想了又想:糕点还是甜的,茱萸也没有烂掉,没道理大师兄不喜欢呀?
二师兄也沉默了。
“不是你的错。师兄他……只是想家了。”
二师兄这样告诉她。
“想家了……为什么不回来?大师兄的卧房还收拾的好好的,不怕没有地方住啊?”
再次见到大师兄时她这样问,然后就被糕点塞满了嘴。
大师兄什么也没说,她却仿佛听到了答案:
“终究是……回不去了。”

 

小鱼走动的愈加频繁。
带来带去的物件也愈加鸡毛蒜皮。

 

数年时光晃若一瞬,小鱼已经数不清她究竟多少次到达过东瀛,
她只知道这次她看到的大师兄很生气。
她再度踏上归程,这次终于捎带上了大师兄。
马车奔驰在枫华谷山路上,大师兄就坐在她旁边
“不回东瀛了吗?”“不回了。”
小鱼笑的眉眼弯弯。
她看到远处的山脚,二师兄静静的站在那里,雪落了满肩。

============================================

这是个引子,同时也是埋下伏笔最多的一章

小鱼和其他人的时间线是不同的


洄流(一)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