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芷

谢李死忠,
祁进黑粉,
裴洛入坑边缘,
祁谷不拆不逆,
本人精分患者,
脑洞泛滥,不求自拔

洄流(二)

第二天傍晚,月黑风高,小鱼溜进了黑灯瞎火的剑气厅。

或许是顾及纯阳的面子,又或许是忙于新旧接替权力交接无暇他顾,剑气厅作为韦氏余党谢云流的居所竟然侥幸的没被朝廷查封,倒是便宜了小鱼这位不速之客。

然而小鱼不这么想。

查封?怎么个查封法?派人驻守?谢谢,纯阳不留吃闲饭的。若真有人愿意自带伙食上山驻守,那小鱼绝对会真诚的祝愿他身体康健,莫要被华山顶常年的风雪放倒。至于贴封条?对不起,华山顶上常年风雪,封条有所损坏也不足为奇对不对?人都不在这还想怎么管?姐姐我一天进八遍都可以啊信不信!

前一刻还在大放厥词的小丫头,面对数量众多的架格箱柜却皱起了眉头:大师兄会把那些东西放在哪里呢?她真的猜不到啊!

难不成要一处处去找个遍?一晚上真的能找的完吗?

满脸惊恐的摇了摇头,小鱼觉得自己还没能做好抄断手的准备。苦恼的伸出食指揉了揉眉心,

还没等她想通,一只手便从背后拍上了她的肩膀。

“啊!”

一只手迅速的捂住了她的嘴,身后传来某人刻意压低的声音:“别叫,是我!”

小鱼猛地转头,对上了一双熟悉的眼。及时的压低声音,小鱼奇道:“小风?怎么是你!”想到自己才被这家伙吓了个半死,小鱼便有些不满:“你怎么在这里?大半夜的不睡觉瞎跑什么!”

所以说乱跑的到底是谁啊!无奈的一摊手,洛风耸了耸肩:“师叔他不放心,让我去看看你。我过去时你不在,就找过来了。”

提到李忘生,小鱼的底气便瞬间泄了个彻底。不敢去看小师侄的眼睛,她低声问道:“二师兄……他怎样了?”

“已经不再发热了,不过精神却还不是很好,刚刚我出来时,他强打着精神叮嘱了我几句,便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小鱼默默地垂下了眼,没有说话。

懂得她的心情,洛风并没有多说什么,只转移话题道:“说起来,你来这里做什么?”

小鱼权衡了下,最终还是开了口:“我来找大师兄最喜欢的那个盒子,想着能不能给他捎过去……”偶然瞥见洛风皱起的眉头,小鱼便炸了毛:“只带上这个才不是因为我怕累呢!大师兄早晚都会回来的嘛,大件的东西搬来搬去多麻烦呀——算了,想捎什么你说,我带上就是了嘛!”

听了这话,洛风眉头舒展开来,迈开步子在厅里踱了几圈,最后在东南角站定,拉开了一个抽屉。小鱼凑上去一看,竟然真是大师兄那个装挂件的小盒子,便顿时奇了,问道:“还真在呀——可你是怎么知道的?”

洛风的脸红了下:“我幼时曾在师叔房里翻到过差不多的物件,就在这个方位。我也只想着试试看……却没想到竟当真在此处。”小鱼了然点头,大师兄和二师兄关系那么好,某些小细节小习惯对得上也很正常嘛。

东西既然拿到了,小鱼自是转身就走。只苦了身后洛风,一个人关门落锁不说还要担惊受怕的东张西望,仿若做贼一般。

慢步走在积雪覆盖的山路上,小鱼没有回头:“多谢你那日送我回房,否则如今我大概也要卧床不起了。”

身后的脚步声一滞,随即便再度跟上:“那日其实是师叔要我去找你的……”洛风顿了顿,道:“那日我把师叔送回房间,临走时师叔嘱托我,见过师祖后,去你的居所看看。若是你还未回来,便沿着山路在近处找找……”

小鱼沉默了。

她其实只比李忘生小两岁,可二师兄却处处照顾她。大师兄出了事最不好受的就是二师兄和小风,可她却还要这两人费心来照顾她。

她真是……太不懂事了。

停下脚步,小鱼转过身,直面跟在她身后的洛风,勉强提了提嘴角:“你可曾见过这个盒子?”

洛风不答。

小鱼却也不需要他答话。她就站在华山顶的寒风里,打开了那个盒子,脸上满是怀念:“大师兄是个孤儿,没有人知道他的生辰究竟是哪日,所以我们就把掌门伯伯捡到他的日子当做他的生辰,”似是想到了什么开心事,小鱼笑的很甜,连带着眉目也柔和了些,“虽说每年我们都不会忘记送他生辰礼,可他最喜欢的,一直是这些小玩意。”

边说着,小鱼边用手指在盒子里轻轻翻动。盒子不大,却装的满满当当。如数家珍,小鱼嘴里念念有词:“这里面,有我刻的小印章,二师兄磨的小玉坠,博玉画的老君符,这个嘛……是不是你雕的那个小木人?还有那块垫底的布,你猜是谁送的?好吧不卖关子了,那个是掌门伯伯当年洗过的襁褓片!”

时隔多年,再次看到这些保管的很精心的小玩意,小鱼依旧能一眼看出它们显而易见的瑕疵。印章刻的歪歪扭扭,玉坠虽圆润却没个恰当形状,老君符画错了一个角,小木人雕的十分抽象,至于襁褓片……上面还有着没洗干净的河楞圈。大师兄不是没有收到过更贵重的生辰礼:榜上有名的宝剑、千金难买的美酒、顶级绣娘制作的衣物……诸如此类数不胜数,然而他却把这些一文不值的小玩意珍而重之的收在这个小盒子里。

犹记得那年她曾与大师兄同归纯阳,大师兄除了那些年在东瀛收集的剑器,便只带了这个小盒子。小鱼便是在那时知道了盒子的事。那时的她已不再记得纯阳的那些旧事,大师兄便一件件的说给她听。

众物什都逐一翻过一遍,只剩下一枚小小的金兽安静的躺在盒底,不曾被问津。

“这个却是谁送的?”刚被勾起了好奇心,小鱼却突然沉默起来,无奈之下,洛风也只得这般追问了一句。

然而小鱼却也当真不知这金兽的来历。昔日在海上时,师兄看到此物,怔了一怔,随即便一皱眉,将之取出,似是要抛出去,却又在最后收了手,只将这小兽放回盒子,随后长叹一声,回了船舱。

“大概……也是哪个交好的友人所赠吧。”这样敷衍的答了一句,小鱼叹了口气:

“我明早就下山,你不必来送。”

“好。”

“我走之后你懂事一点,别让二师兄操心。”

“好。”

“好好练武,等我回来找你过招。”

“好。”

“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把大师兄带回来!”

“好……啊?”

“我保证。”

个头不高的少女扬起还未脱去青涩与稚嫩的脸庞,坚定而肃穆的许下承诺:“我保证总有一天我会把大师兄带回来,一定!”

===========================================

这章的话,也埋了点小伏笔,后面会用上


洄流(三)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