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芷

谢李死忠,
祁进黑粉,
裴洛入坑边缘,
祁谷不拆不逆,
本人精分患者,
脑洞泛滥,不求自拔

洄流(三)

第二天,小鱼破天荒的起得很早,推开门时外面的天空还没大亮。对着铜镜整了整衣衫,小鱼拎起早已打好的包袱出了门。

华山的清晨很冷,小鱼打了个哆嗦,孤身一人向太极广场走去。这个时间,纯阳的众多弟子都在做早课,因此广场上空荡荡的,并没有人在。

闭上眼睛,小鱼仿佛听见了剑器相交的声音。匏壶落地,大师兄爽朗的笑着:“师弟,你又输了……”

打住!

小鱼猛地睁开眼睛,不再去看广场上她最熟悉的那处,只向着吕岩居所疾行而去。行至门口,却不出声也不敲门,只是默默跪下,磕了个头。

再行至潮音洞口,同样样的拜别了自家师父,小鱼便运起轻功一路疾行至山门。

山门前早有人在等她。

“博玉?这个时间……你不是应该在做早课么?”瞥见自家师弟冻得雪白的小脸,小鱼有些诧异,“怎么竟来了这里?站了多久了?”

上官博玉跳过前两个问题,答道:“我刚到……知道你要走,我来送送你。”不待小鱼追问,他便自顾自的问道:“你下山,是去找大师兄?”

小鱼愣了下:“……是洛风告诉你的?”

上官博玉没有回答,只是递上一个小瓶子:“这个帮我带给他。”

小鱼接过瓶子,打开一看,竟是一瓶新炼制的纯阳含真散。她看着眼前七岁的男童,眼里透着不可思议:“这是你自己炼制的?”

上官博玉没有回答,只说了句“我回去上早课了”便走开了,只留下小鱼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七岁啊!这孩子真的只有七岁吗?

……

闲话不提,小鱼自那日下了山,便轻车熟路的坐车到了扬州,上了出海的商船。

船上的日子颇为安逸,船员水手尚还需要操纵海船,她却有些无事可做,每日除却练剑也只能到甲板上去看看海上日升月落的美景。这次出海时天气不错,海面风平浪静,她的心里却远不如表面上那般沉稳。

遥想下山的那日,她一路疾行,山上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当时的她都不敢多看。概因总会想起“两位师兄常在这里比剑”、“那处亭子饮酒赏雪最是便宜”这些不相干的琐事的缘故。看到这些,她便总能想起,那样好的两个人,现在一个缠绵病榻,一个远在东瀛,不知何时方能归来。心也便跟着疼痛起来。

于是不敢再看,不敢再想。然而不看不想,心就能静下来了么?她不知道,却只能继续缩在壳里,在内心里懦弱的妄图粉饰太平。

“大师兄出了远门,我去看他。就是这样。再过八年他就会回来的。”小鱼一遍遍的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企图让自己相信事情没有那么糟糕,可她同时又清醒的知道真相没有她想的那么好。

况且,就算真的如她所想,大师兄在海外度过的八年,难道就很短了么?

怎么会呢?记忆里,大师兄接过重阳糕时的落寞,做不得假。那个小鱼还什么都不懂得,便已经足够难过。而她却已经尝过了寂寞的滋味,知道那是种怎样的孤单与惆怅。

她也会怀念那些曾经觉得平淡的时光,却终究只能面对现实——这世上没人可以永不长大,除非有人替他背负了所有。

小鱼终于还是忙了起来,概因晴朗了数月之后,海上终于刮起了海风。

小鱼这时刚过十五,自打出了娘胎便没出过海。于是当船不再平稳的时候,小旱鸭子吐了个天昏地暗。

接下来的几天里天气都没有多少好转,于是海船在风浪中航行了近半个月。第十四天的凌晨,水手终于看到了远方岛屿,随之结束了小鱼近半个月的折磨。

商船终于靠了岸,小鱼却因多日未尝进食而颇为虚弱。然而商船靠岸只为补给,半天之后便将前往他国。小鱼虽并不想让大师兄看到她如此狼狈的模样,然而却并无他处可去,加之身体虚耗的厉害,也急需找到落脚的地方来整顿调养,虽是无奈,却也只得下了船,直奔大师兄在东瀛的居所。

然而她却扑了个空。

大师兄竟不在这里?

然而怎么可能?从纯阳到东瀛,再从东瀛回到纯阳,这条路记忆里的小鱼走了数十遍,又如何可能认错?

小鱼终究还是找到了原因。记忆里,她第一次去东瀛时,师兄已在东瀛客居了两年有余。而现在,她十五岁,距那件事发生还不足一月,一路走来甚至都能听到江湖上的侠客对“纯阳大弟子谢云流”议论纷纷……

自然不会是什么好话。

努力让自己不去想那些人的“高谈阔论”,小鱼有些无措。这下她彻底没了线索,想来是找不到人了。可要她回到纯阳,枯等两年时光,他却又实在不甘心。

“找就找!问就问!”萧索的蹲坐在草地上的小姑娘突然扔掉了手里的草棍,站起来大喊出声,元气十足:“大师兄那么耀眼的人,我就不信没人见过!沿着海岸找总能找到的!大不了就一个人一个人问过去!”

然而……

“请问你见过一个从大唐来的青年吗?穿着和我一样的蓝白色衫子的。”

“#…*%#…&¥*% ?”

小鱼愣住了。

她居然忘了这里的人并不会说汉话。真巧,她也一样没学过东瀛话。

这要她怎么找人嘛!

……

一个时辰后。

小鱼走在东瀛的田埂上,心情稍微舒畅了些。一刻钟前,有四个男人向她走来,表情猥琐,明显不怀好意,她便毫无心理负担的痛扁了那群人一顿。听着那群男人的吱哇怪叫,她居然诡异的有了几分奇特的快感,竟连心头的郁闷也被冲淡不少。握起拳头,小鱼不耐烦地眯起了眼:

“喂!那边的!跟着我干嘛?说的就是你!给我出来!”

“哇%¥#啦&哇#¥啦%*&!”

看到被自己提溜起来的人,小鱼竟是一愣。痛揍那几个男人时,她就注意到了,有人在旁边盯着她。本以为是那群人的同伙,却一直没见有别人出来。小鱼并不想惹事,便没多管,哪成想那人竟跟了她一路!忍无可忍,运起轻功,小鱼直接冲过去揪了人起来,没发现猥琐大汉,倒是拎起了个五六岁的小男孩。

大眼瞪小眼,小鱼有些讪讪,把人放下来,想道歉,却苦于语言不通。那男孩“啊”了一声,揉了揉脖子,便抬起头看向小鱼。

眼里没有惊恐,没有无辜,小鱼只看到了某种亮晶晶的东西。

转身继续漫无目的的向前走,没走几步,小鱼停了下来。

那小孩竟然还在跟着她!

小鱼心里没来由的有些发毛,运起轻功跑了一路,直到周围没了人影才停下来,竟发现天色已是有些发暗了。没办法,小鱼只得摸黑捡了些树枝野草,用火折子点了一堆火,想着先熬到天亮再说。

想法很美好,然而现实很残酷。

小鱼没怎么熬过夜,所以理所当然的,她睡着了。

……

几个时辰后。

小鱼是猛然惊醒过来的。她本来睡得很熟,却突然睁开了眼睛。

有人在注视着她。

在她醒着的时候看着她和在她睡着的时候看着她并不是一回事,师兄教过她。所以这次她并没有出声,而是直接出剑,向窥视者的方向刺去。

剑尖猛地停住。

五六岁的孩子跌坐在地,浑身颤抖。这次眼里终于有了惊恐,眼神却依旧是亮晶晶的。

“……怎么又是你啊!!!”

============================================

小鱼也到了青春期了,多愁善感神马的不是错觉……

新出场的小男孩非原创,ooc预警

洄流(四)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