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芷

谢李死忠,
祁进黑粉,
裴洛入坑边缘,
祁谷不拆不逆,
本人精分患者,
脑洞泛滥,不求自拔

洄流(四)

这孩子……究竟是怎么跟上她的?明明已经把他甩掉了不是嘛!

小鱼觉得即使语言不通,她也该和对方谈谈。

远古时代的人们为了更好的交流,创造出了语言和文字。而现在,在语言失灵的情况下,小鱼开始试图回归原始。

“你(指着对方),跟着我(指着自己),干嘛?”努力加重声音中的情感因素,同时配上简单的动作,试图让对方明白自己在问什么。

她的努力还是有效果的。男孩眼睛一亮,张了张嘴便要说话。然而,先发出声音的,却不是嘴巴,而是肚子……

“咕噜。”

“…………”

尴尬片刻,小鱼叹了口气,拿过包袱,取了块干粮递给那孩子。孩子似乎是饿得狠了,一把接过干粮就开始狼吞虎咽。于是依旧是理所当然的没吃几口就被噎了个半死。

小鱼还能说什么?单手拎过孩子,抱在怀里胡乱拍了几下。稍得了空便拿了水囊,一股脑的都递给了小孩。

小孩接过水囊,小心的喝了一口,便塞上塞子,递了回来。小鱼摇了摇头,没有接。小孩见状犹豫了下,却也没有过分坚持。

再没有交流的欲望,两人沉默的围坐在火堆旁,静待天亮。

一晚上的时间,足够小鱼想好接下来的方向。毕竟语言不通,找人实在困难,如此她倒不如先返回码头,看看能否雇到通译。就算雇不到,至少也可以跟随船的通译问几个常用的句子,画一幅大师兄的画像,这样也能方便些许。只是这孩子……

看着火堆旁五六岁的小男孩,小鱼犯了难。不明白这孩子为什么黏上自己,却又实在甩不脱。想了想,也只好先带上他,总好过放任他一个人乱跑。到了码头,应该便能搞清楚原因,将他安置下了。

整理清楚思路,小鱼站起身,三两下熄了火,然后向着海风吹来的方向走去。

走了几步,小鱼回过头,看向愣在原地的小男孩,无奈的招了招手:“跟上来啊!”

男孩看向她,试探的跟了两步,见她没跑,又向前挪了两小步。

小鱼无奈,索性不去管他,只把步子稍微放慢了些。

身后男孩果然又小跑着跟上来,只和她维持着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

一个走,一个跟。以这样古怪的形态前行了近三个时辰,小鱼终于看到了大海。

海岸极为广阔,然而有沙滩,有礁石,然而就是看不见码头。

没有码头?那她要怎么办?语言不通,又不识方向,别说是找大师兄,就连解决食宿都成问题!更别提她现在还带着个小拖油瓶……想到这些,小鱼只觉得一阵恍惚,便眼前一黑,向后倒去。

……

“唔。”

好晕……

我在哪里……

恍惚中,她看向海岸的方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

她看着那个人转过身向她走来,红色的牌坊立在水中,倒影随着水波飘摇。她十分兴奋,大声喊叫,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完整的句子。那人看向她,一脸错愕。

那人仿佛一瞬间就到了她面前,正是她想了好久的大师兄。谢云流皱着眉头,问她怎么过来了。她没等说话,便大哭起来,毫无形象,鼻涕眼泪糊了满脸:

“大师兄……小鱼找了你好久……”

她便这样诡异的一边声嘶力竭的哭喊,一边慢悠悠的思考。

终于找到了啊……真是费了好大的功夫……可是……她是怎么找到的呢……那个,小拖油瓶哪里去了?

……

猛地睁开双眼,眼前是一对属于野兽的利爪。电光火石间小鱼猛地抬起膝盖,总算在利爪及身前踹飞野兽顺便拉开了距离。趁此机会伸手拔剑,却拔了个空。不及去想剑的去向,那畜生便再次扑了上来。来不及犹豫,小鱼便手持剑鞘,将之从野兽的血盆大口刺入,抽出时便带出了乳白色的脑浆

环视四周,小鱼看到了十多双眼睛,在夜色中发着绿光。

他们,竟是被狼群包围了。

身侧传来了“啊啊”的喊叫声,她头也不回的把剑鞘扔过去,喊叫声便突然停下来,寂静了一瞬,再次响起,却变成了猛烈的喘息声。

小鱼紧盯着最亮的那双眼睛,同时缓慢的往后退。退了十几步,停下来,她终于看到了现场的全貌。

地上点着一堆火,似乎已经烧了很久,就快要熄灭了。火堆旁一个男孩躺在地面上,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沙滩上一片狼藉,一只野狼伏在男孩身侧,被她的剑鞘钉在地上,已是断了气。另一只野狼卧在她刚刚躺过的位置,脑浆淌了一地。

她大致猜到了前因后果:在她晕倒后,男孩拖不动她,便去找了柴火,学她的样子点了个火堆。后来大约是引来了狼群,男孩便抽出她的佩剑防身。过了一段时间,火渐渐熄灭,狼群便开始了试探性攻击。

弯腰捡起地上的佩剑,顺便捡了几颗稍大的石块,小鱼暗运内力,将那几块石头扔出去,瞬间周围的绿眼睛就少了几双。她依旧紧盯着那些绿眼睛里最明亮的一双。僵持片刻,随着一声狼嚎,狼群终于退去。看着东方出现的那一抹鱼肚白,小鱼松了一口气,随即一屁股坐倒在地。

“啊!啊……”

“别喊了……还没死呢……”一句不太客气的话被小鱼说得有气无力毫无气势。这一松懈,小鱼种种被暂时遗忘的感官也随之回归,一时间,疲劳与困倦纷纷袭来,喉咙和脑袋也开始隐隐作痛。小鱼努力抬起酸涩的手臂,摸了摸头,竟有些烫手

很好,人生头一遭,她染上了风寒。也是头一遭,她尝到了生病的滋味。

真的,好难受啊。真的,不想动,什么都不想管了……

也许是因为生病的缘故,离开纯阳不过半月,小鱼便开始想家了。想念师父,也想念二师兄。下山之前,小鱼去看过二师兄。那时他正昏睡着,小鱼便没敢打扰。然而现在还不知道二师兄病好了没有,却轮到小鱼自己生病了。

记得还在山上的时候,生病,对她而言是件相当陌生的事情。或许是因为修道练武的缘故,大家的身体都很好,只有博玉刚上山的时候病过一场,却也未曾和她讲过有多难受。小鱼突然想起了二师兄病倒的那一天。现在想来,二师兄生病的时候,大概也和她现在一样的难过、一样的提不起精神吧?可他却还要强打着精神,提醒着她这个不懂事的小师妹要怎样回华山,怎样照顾好洛风……

小鱼忽然想起,她现在也不是一个人。她还带着个更小号的小孩。

似是忽然间就有了力气,小鱼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爬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向瘫倒在地的男孩。男孩看到她又忍不住“啊”了一声,似是怕被她讨厌,却又很快闭了嘴。她坐倒在男孩身边,翻来覆去的把那小子检查了个便,满意的确认了这小子并没有被狼咬伤,不需要通过“连夜扛着个小孩到处找医馆”来把自己变得更加狼狈。

于是胡乱从狼尸上割下一块带血的肋排,就着火堆烤熟了便丢给男孩处理(肋排上不多的肉被烤糊了一大半),小鱼强打着精神,镇压下全身各部分“好想睡觉”的抗议,闭目盘膝,第一次强迫自己打坐入定,也是第一次坚持满了三个时辰。其过程颇为痛苦,结果却十分显著。

几个周天下来,小鱼发现自己额头终于不再烫的可以烤馒头,身体各部分的疼痛也都有所减轻。虽依旧疲乏却不再困倦,只觉得饿的厉害。

方想自己动手烤块肉充饥,旁边男孩却递了块肉过来——是块五花肉,虽有几处烤的有些焦,却也比小鱼自己烤的强太多。小鱼这才注意到,此时天色大亮,火堆不知何时已经熄灭。之前地上的两头狼也已被收拾干净,狼肉被烤制成肉干,用不知哪里找来的叶子包好;狼皮则被整张剥下,被男孩子抱在怀里。男孩子发现小鱼在看他,愣了愣,便递过来一样物什。小鱼随手接过,才发现竟是之前她给出去的那个水囊。打开塞子一看,两天过去,水囊里的淡水竟只被喝掉了几口,还剩下了不少。

小鱼不禁老脸一红。她这是成了什么人了?在山上被师兄师侄照顾,出门了竟还没这么小的孩子懂事?她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吗?

悻悻然的带着男孩原路返回,中途发现了一条小路并顺利的沿着它走到了一个村庄。凭借着身上带的银子,两人终于能有一个正常的房间来好好休整一下,实在是可喜可贺。

灌下一大杯茶水,在男孩的注视下,小鱼默默地收回了自己伸向第八个饭团的手,假装自己已经饱了。半是转移话题,小鱼道:“说起来还没问过你名字呢。”男孩看向她,不明所以,小鱼便用手指蘸了水,边说便在桌上勾出了一条鱼:“我,小鱼。”

小鱼没练习过绘画,理所当然她的画并不好看。不过却胜在格外形象,虽然丑了些却也能让人一眼就看出她画的是一尾鱼而不是别的什么东西,也是实用。

男孩看了看,也学着她蘸了水,在桌上画了两下。小鱼看了,对她比了两根手指:“你叫……小二?”

男孩认真的点了点头。

小鱼非常不厚道的笑喷了,小二在对面看的不明所以,不知道她又是哪里出了毛病。

半晌,终于勉强止住笑,小鱼继续问道:“你家里人呢?不管你么?”随即又意识到男孩听不懂,便在桌上画了一个屋顶,底下站了七个人,四大三小,然后指向自己:“我,家里,七口人。”

小二愣了下,也画了个屋顶,下面站了两大一小三个人。小鱼没想到,这跟着她不放的孩子,竟是有家人的。难不成这么小就懂得离家出走了?小鱼皱了皱眉,刚想开口,却见小二伸出手,先是擦去了左边的大人,随后便擦去了屋顶,最后连另一个大人也被擦去,只剩下最后的小人儿孤零零的呆立在桌上。

小鱼之前想说的话被她咽了下去。她现在一点儿也不想笑了。

第二天。

不得不说,小鱼病中的那一场梦,给她提供了新的思路。她还记得在梦里看到的,立在海里的红色木质牌坊,想来那种景观在东瀛大约也是十分有限,她便借来纸笔,简单的画了图样,带上小二向过路的商旅与武者一一询问,终于问得了一个大致的方向。

小鱼想,那时她所看到的,也许不仅仅是梦。在那段莫名其妙的记忆里,她第一次去东瀛,便已足够轻车熟路。所以,那个她应当并非初次前往。那么在此之前的记忆呢?小鱼不知道,却也只能循着这个唯一的线索去碰碰运气了。

那个最先找到师兄的她,可有后悔可曾放弃?小鱼有时也会好奇,却从不曾在意——那个小鱼毕竟太过遥远了些,远到她大概永远也无法找到那个不可能再被求证的答案。

多想无益。为今之计,还是要抓紧带上小二前往那个叫做“一丝苦洗马”的地方,只希望可以找到那个海里的牌坊。至于大师兄的下落——小鱼皱着眉头,手指习惯性的按上自己的额眉心——她还完全没有头绪,却也只得走一步看一步了。

===========================================

线索是海里的鸟居,就酱。


洄流(五)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