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芷

谢李死忠,
祁进黑粉,
裴洛入坑边缘,
祁谷不拆不逆,
本人精分患者,
脑洞泛滥,不求自拔

洄流(十一)

收到信件的时候,小鱼正在万花办事。

数月之前,洛风的徒弟方轻崖和紫虚门下的古浩起了争执,打伤师兄负气下了山。这本没什么,然而他在山下却误入了凤翔赌庄,虽未为恶却为人所误会,后来更是被万花宋听枫给抓入了万花谷聋哑村。

然而数月过去,若不是清虚一脉荆空儿找到她,说是师叔雨卓承已独自前往万花营救,她竟还全然不知此事!

罚了古浩抄书一月,顾不上三月初七宫中神武之约即将到来,小鱼单人独行赶往万花——与大师兄会面虽然重要,但是想来应是出不了什么大乱子,她就是到的晚些应也无碍——倒是万花这边,雨卓承虽是于睿弟子,年龄却是尚小,若是与万花起了冲突——纯阳还没有与万花交恶的打算。

若是早些告知她此事,又怎至如此!小鱼对此颇为头疼,方轻崖被万花带走的事,总该有人知道。静虚一脉那些时日遭逢大变,死伤惨重,漏了他也是无奈——可其他人呢?雨卓承一个刚入门数月的弟子都能得知此事前去营救,她却一点风声都听不到?

可能吗?

方轻崖无论做了什么,至少还是纯阳弟子,就算犯了错也该带回师门处置!若说二师兄无暇处理此事,那祁进那家伙总有空闲了吧?就算实在没人有空,来告诉她一声总没困难吧?结果呢?

静虚一脉,再怎么不合群,也是纯阳的静虚一脉!

联想到她自己苦苦寻觅师兄踪迹而不得的六年时光,小鱼的内心是无可比拟的愤怒,还夹杂着些莫名的苦恼。

腹背受敌,不外如是。

而且……待大师兄回了纯阳,知道了这些糟心事,真的不会被气得再出走一次吗?或者他更生气,更激进点直接砍了祁进?

那画面太美,小鱼不敢想。

果然还是要在大师兄回来之前赶紧把事情处理好呀。

然而当她赶到万花谷,诸事却已尘埃落定。该解释的解释了,该要的人要出来了,该受的伤也一样受了。方轻崖那小子在聋哑村被好一通折腾,性子却完全没被磨平,也不知道是像谁。然而比起他解了药性后的活蹦乱跳,雨卓承却是伤的颇重,短时间内回不了华山,只得留在万花养伤。

这让小鱼十分郁闷。她以为她是来力挽狂澜的,早做好了踢馆万花的准备,结果却恰恰相反,她就是个收拾残局的,换谁都能干。

早知道她就跟着二师兄去寇岛了嘛!虽然知道二师兄只要愿意解释,大师兄就一定会听,九成可能二师兄直接就能把人带回来——可她还是想亲眼见证一下嘛!

盼星星盼月亮,小鱼终于等来了方轻崖的好师兄荆空儿。天可怜见的,这些天她为了照顾病号,连剑都没碰过!万花谷很好,可惜她却实在是个劳碌命,端的是无福消受。

荆空儿不光是来拯救(划掉)接替小鱼的,他来此主要还是为了给小鱼捎带一封信,一封十万火急的短信。

“这信铃姑娘让我转交给您。”荆空儿道,“她当时行色匆匆,随口问了我几句便掏出这信交给我,之后再三叮嘱我务必要尽快亲手送到您手里。”

略带疑惑的展开信纸,一句话便突兀的迸入了小鱼的视线:「宫中神武,奸人藏匿」

什么鬼?

强忍着不耐继续看下去,小鱼用了一刻钟总算看完了这封来历不明的信。看完之后她二话不说,直接便起身离了谷,连告别的虛礼都没顾得上理会。

 知道她看不懂事情背后的险恶居心,铃铛特地在信后面写了自己的看法。

“孟决,就是我结交的那个天策朋友,前些天莫名其妙的收到了这封信……他对当年之事并不知情,因此便依信上所述依次将这消息传给了五派的前辈,我知道的时候已经不及阻止(其实就算来得及也不一定有办法阻止,幕后之人想必也不会善罢甘休),只得先行和何止姐一起同他前往遗迹打探,我本想上山找你,却得知你去了万花谷……”

后面的笔迹明显的凌乱起来:“小鱼,孟决明日便要启程,我已来不及亲自去见你……幸好在长安碰见了空儿师兄,故此托他将此信带给你。望你见信后尽快赶往宫中神武遗迹,否则事态或将难料……”

在驿站下了大笔银子,小鱼以最快速度坐上了前往扬州的马车。大师兄,二师兄,小鱼马上就到,你们两个可千万不要出事啊!

……………………………………………………………………………………………………

三月初七,宫中神武遗迹。

“铃铛,说句话呗,”孟决走在前头开路,有些纳闷今天这两个姑娘怎么一个赛一个的沉默?何止也就算了,可就连铃铛今天也没说上几句话。不动声色,孟决扭头看向后面的两个女孩子,嘴角带上一抹坏笑,他继续说道:“你突然这么安静我很不习惯耶,说句话怎么样?”

铃铛横了孟决一眼,还没来得及反唇相讥,何止却难得的开了口:“……闭嘴。”

“闭嘴?谁闭嘴?”孟决嘴上不停,却也将头扭了回去,“铃铛还没开口呢!”

“你,给我闭嘴。”何止一如既往的惜字如金。

“不要这么严肃嘛,”孟决摆了摆手,“你不说话,又不让我回头,什么时候你俩被人套了麻袋我都不知道好吗?”

“所以说这和你说个不停有哪怕一文钱的关系吗?”到底还是忍不住,铃铛反唇相讥,“想看何止姐别扯上我啊!”吐了吐舌头,铃铛扔下孟决看向何止:“何止姐,我们不要那个话痨了好不好?好嘛好嘛!”

“你个小丫头……”习惯成自然的,孟决下意识的就想怼回去,然而……

哐!几十斤的玄铁重盾猛地砸入地面,留下了一个一尺见方的土坑。尽管何止未发一言,但孟决与铃铛都很明智的选择了闭上嘴。虽然还没试过,但孟决和铃铛都清楚的知道,何止的重盾绝对是他们的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

“闭嘴,走路。”摆平了两个人,何止下了定论:“有话,出去再说。”

一番插曲过后,三人收回武器,打算继续前行。然而还未及迈出一步,四周竟是杀机骤显!

两支匕首袭向铃铛,直指要害。铃铛虽没能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多年苦功却到底没有白费。手中双剑分别拦向心口与后颈,叮当两声震落了偷袭者的武器,于双剑挥舞间在剑尖上绽开了两朵鲜艳的血花。

终于解决了变故,铃铛挽了个剑花甩去剑上血迹。然而未及收回双剑,她便听到了一声悲烈至极的呜咽,好似负伤的兽。

“阿止!”

何止本能挡开的。

说到底偷袭者虽潜行至他们身边发动攻击,功夫却到底还是没练到家;而他们十数年苦练,虽是震惊,身体却能代替他们做出最本能的反应。

孟决毕竟多年战阵,一路走来虽然嘴上没闲着可心里却丝毫没有大意,因此事况突发时他倒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手中长枪在匕首及身前便已将面前刺客刺了个对穿,随即枪身一转,便……碰到了岩壁上。

宫中神武遗迹,地形狭小,长兵器在此施展多有不便。

来不及再次做出反应,刺客的匕首已要吻上他的脖颈。死到临头,孟决的脑中一片空白,并没有像话本里写的那样涌上许多回忆——然后他便眼睁睁的看着身侧飞来一面熟悉的盾,力道大的直把刺客拍进了岩壁,他甚至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

仿佛时间被放慢了一般,孟决回过头去,看到何止虽避过要害,却到底被刺客的匕首划过了手臂。何止似乎僵硬了一瞬,随即陌刀划过,血肉横飞。战斗结束,孟决悬着的一颗心还未来得及放下,一抹幽蓝便闯入了他的视线。

这匕首竟有毒!

当啷,陌刀从主人的手掌中滑落,砸落在地。何止的眸中闪过一丝疑惑,似是没明白过来自己怎会握不住武器,随后她便毫不拖泥带水的倒了下去。

她没能倒在地上。孟决在最后一刻扑了上来,将她抱在了怀里。而当铃铛回过神来,看到的便是这一幕。

“何止姐!”

当裴元等人赶到时,看到的便是黑衣女子安静的睡在男子怀里,旁边的女孩半跪在他身旁,双剑散落在地。

似乎是被脚步声所惊动,孟决的双眼终于找到了焦距。似乎只在一瞬间,他放下了何止,拾起地上的长枪,头也不回的冲向遗迹内部。“孟决!你干什么!”铃铛被他惊动,有些不知所措。

孟决没有回答她。

“你……”猛地一咬牙,铃铛同样拾起了自己的兵刃,站起身便追了过去:“你等等我!”

好容易追上了孟决,那人却已经握紧长枪冲向了等候在此的谢云流,上去就是杀招,招招都是拼了命的打法。

铃铛很确定她看到了谢云流眼里一闪而过的错愕,心知此事必有误会。然而事已至此,凭她一己之力已全然无法终止即将到来的争斗,而孟决毕竟还年轻,功力尚浅,就算谢云流并未认真应对他也绝不是对方的对手。叹了口气,虽不得以,铃铛也只能加入战圈,以手中长剑勉强护住孟决身前的破绽。

打斗愈加激烈,孟决的体力渐渐开始不支,铃铛虽有心相护,却也挡不住剑气在孟决的身上留下一道道血痕。

啪嗒。终究抵不住剑气的摧残,孟决的长枪在刹那间断裂,应对不及之下空门大开。眼看着太虚剑气便要取了他的性命,一股气劲却猛地从后方传来,护住了两人。

玄剑化生势,镇山河!

“……师兄。”不知是不是铃铛的错觉,只是短短的一个称呼,她却从中听出了极为深切的疲倦与无奈……

“好久不见。”

……………………………………………………………………………………………………

先是被马拖行了一路,再被摇晃的小渔船晕到差点吐出肠子,一番折腾后,小鱼终于赶到了宫中神武遗迹。一边吐槽着师兄选的破地方,小鱼一边努力忽视掉遗迹内的尸体,一路前行,终于看到了人影。

都站着!没有尸横遍地!没有看不到人!还来得及!带着几分兴奋,小鱼大喊出声:

“师……啊……洛风!”

终于停下脚步,然而等待着她的,却是祁进利剑刺入洛风胸膛的一幕。

如此讽刺。

===========================================
于是……就宫中神武事件了……悲哀
这就是为啥人一冲进去就开始打老谢,而老谢认定是李忘生算计他了……

洄流(十二)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