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芷

谢李死忠,
祁进黑粉,
裴洛入坑边缘,
祁谷不拆不逆,
本人精分患者,
脑洞泛滥,不求自拔

生贺番外

      在小鱼的事情了结之后,铃铛单人独行,又走过了不少地方。

      随着时间的推移,曾经搅乱了半个大唐江山的安史之乱也终于止息,大唐再次归于平静。虽然盛世不复,却胜在岁月静好。

      走在长安的街头,感叹着岁月的流逝,铃铛竟意外的碰上了故人。

      “小友,我们又见面了。”依旧是一身土黄色道袍,依旧是长须飘飘。自稻香村一别起,这么多年过去,余半仙竟是一点没变。不同于多年前的孤孑一人,如今的他身边多了个孩子,还跟了只颇有灵性的雄鹿。

      “是您啊。”不同于昔日的跳脱,如今的铃铛已被众多的离别磨去了棱角。她温柔地笑笑,惊喜道:“这些年中原战乱,我还一直想着你们会不会也被波及……如今扬州街头重遇故人,却是再好不过了。”

      见她似是不知稻香诸事,余半仙便也不去提起,只喊了昔年叫了一声姑姑,便要离去。

      铃铛自是不肯,只拉着人进了扬州最好的酒楼,除开席面外还特别替那孩子点了一碗甜羹,看他抱着碗,吸溜了个干净。

      酒过三巡,铃铛也难得的放肆了一回,把自己给灌了个烂醉,拉着余半仙不放,哭鼻子抹眼泪的好一顿折腾。

      第二日醒来,余半仙却已是不辞而别,桌上只余一壶美酒,留了字条说是送她的回礼。

      铃铛一头雾水的尝了一口,随即便差点吐了出去。

      又苦又涩。

      这啥?能喝?

      这日正好是铃铛的生辰。和往常不同,这一日,她着实不想出门,又实在想喝酒,便躺在榻上,拿了那壶怪酒便冲着嘴里倒。

      说来也怪,明明这酒液不久前喝着还是又苦又涩,可这时她细细尝来却自有一股子香甜,真是奇哉怪也。一壶酒就这般全被她喝进了肚子。

      理所当然的,她醉倒了。

………………………………………………………………………………………………

      铃铛是被一双小手活活推醒的。

      “别推别推……再让我睡一会儿……房钱我一会儿再补……”以为惨遭收房,铃铛这么嘟囔着,妄图逃过一劫——她实在是困得很,就不能让她多睡一会而么?哪怕再让她睡一刻钟也好啊!

      “铃姨!快点起来啦!”铃铛眼睛堪堪只漏出一条缝,便见着七八岁的女童一脸急切,“再不快点出发的话,爹爹要追上来了!”

      等会,你爹爹来找你关我什么事?还有你谁啊?铃铛内心疯狂的吐着槽,然而行动上却依然贯彻着敌不动我不动的原则。

      简单的说,她还在赖床。

      “来不及了!”坚定地喊了一句,铃铛还未反应过来,便被拽下了床。一身红衣的小丫头拖着她蹬蹬蹬的跑下楼梯,打了个呼哨,一匹红色的大马便呼啸而来。不待铃铛反应,一个腾空,她便被扔上了这匹野性尚存的高头大马,开始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等等!这丫头谁家的!关她什么事啊!

      ……

      半途停下休息的时候,铃铛才知道,这个红衣银甲,有点毛躁的小丫头叫孟洛,是天策府的一名新兵。就在半日前,这丫头劫持了正在天策府进行友好访问的她,开始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还给自家教官留了字条,颠倒黑白说她自己才是被绑架的那个。

      对此,铃铛只想表示,天理何在!

      这种套路,会相信才是有问题吧?

      对此,铃铛委婉的表示,当逃兵是不好的,随即便被小丫头的激情控诉糊了一脸。

      “明明铃铛都和阿原说好了的!现在计划都已经开始了,铃铛却想要打退堂鼓!”小丫头噘着嘴,软萌的让铃铛几乎要忍不住的伸出罪恶的双手,“果然还是阿原说的对!叛徒是不值得宽恕的!”

      忽略掉那些莫名其妙的话语,铃铛只想知道一件事:“阿原是谁?”

      对于她,孟洛并没有什么戒心。没费多少功夫(即直接问),铃铛便被告知了“阿原”的身份。

      阿原姓何,是玄甲苍云的一名新兵,隶属于先锋营。这孩子听起来比孟洛稳重些,却也不是个省心的。据说这个不靠谱计划的制定人就是他,而该计划的最终目的,就是把这两个孩子的教官一起引到太原。

      说到这里,孟洛那丫头看了看天色,欣喜道:“看样子阿原也已经出发了呢。”

      对此,铃铛只感到了郁卒。

      这两个孩子这么熊,到底是哪两个不负责任的家伙生出来的啊!

      就不管管吗!

      而且为什么要拖上她啊?她只想安静地过个生辰都不行吗?

      终于到了太原,铃铛也终是见到了久闻其名的苍云新兵何原。和想象中不同,何原长了一张颇为冷淡的脸,并不健谈,却很有主意。

      比如他看到铃铛时的第一句话就是:“主意是你出的,现在想退出已经来不及了。”

      铃铛:天!地!良!心!

      倒是孟洛,见到了何原似是让她很是开心,哥哥,哥哥的喊个不停。

      等会儿?哥哥!

      何原没有她那般情绪外露,却也能教人看出他的兴奋。他说:

      “一会儿就能见到娘了,洛洛开不开心?”

      铃铛:……说好的教官呢?居然是个女兵么?

      孟洛难得的羞红了脸:“爹爹一会儿见到哥哥,也一定会很开心的。”

      于是这其实是一场家庭聚会么?

      铃铛表示她看了觉得很感人,前提是别把她牵扯进去。

      算你们会玩。但是别拉上我,否则哭给你看哦。

      然后她就真的流下了眼泪。

      身着玄甲的女子从她身边匆匆走过,冷清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何原我以为你能带好妹妹,结果你居然教她离家出走……”

      女孩的声音怯怯的响起:“是洛洛不对。可是洛洛……是真的好想娘……”

      这么多年过去,这女子却一点没变。看上去分外冷酷,内心却是意料之外的柔软、

      “真是个自作主张的丫头。”低沉的声音响起,一个红衣银甲的天策军官站定在了铃铛身前:“去年赶上了紧急任务那是没办法,今年又怎么会委屈你们一个人吃长寿面呢?你们倒好,离家出走不说,还拖上了你们铃姨……”

      “没事的。”似是感应到了什么,铃铛转向那其乐融融的一家子,看了一会儿,却忽的笑了。随手抹去泪花,铃铛的眼睛亮晶晶的,“今天,我过的很开心……阿原和洛洛,也都是好孩子……能见到他们,我是真的很开心……”

      看着何止担忧的眼,和孟决有些玩味的笑,铃铛满足的闭上了双眼,再睁开,眼前已是她投宿的客栈,桌上的烛火刚刚熄灭,一缕青烟飘散在空气中。至于那酒壶,却是彻底的消失在了这房间,怕是再也找不到了。

      铃铛怔了片刻,最后却只流下了两道泪水。良久,她开了口,沙哑的声音带着怀念,回荡在这空荡荡的房间里。

       “真好啊。”

============================================

临时得知基友生日,加急赶写的生贺。粗制滥造禁不起推敲,然而再修下去就该渡劫了,所以明天再改,就酱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