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芷

谢李死忠,
祁进黑粉,
裴洛入坑边缘,
祁谷不拆不逆,
本人精分患者,
脑洞泛滥,不求自拔

洄流(六)

“瑜师姐!”

是小睿儿找过来了啊。

“瑜师姐!你下来一下啊!”

下去干什么呢?好容易才在这屋顶上偷得浮生半日闲。听不到不想听的闲言碎语,也看不到不好管的糟心杂事,多好。

“瑜师姐!你再不下来,我就去回禀师父了!”

小鱼一个趔趄,连滚带爬的从屋顶上坐起来就往下跳。中途不知被什么绊了一下,没来得及调整姿势,于是最后五体投地的在雪地上摔了个结实。

“痛痛痛痛痛!”

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粘在衣服上的雪花,小鱼拉了于睿就走。边走边抱怨:

“你这孩子,掌门伯伯找我,怎么不早说?你若直说,我哪敢不即刻前去?还要你催?”

于睿吐了吐舌头,笑的狡黠:“师姐你在说什么呀?师父哪曾找过你?”

小鱼脚步猛地一顿,随即反应过来:“好呀,你个鬼丫头,什么时候竟也学会说谎骗人了?”

于睿却是早有预见的后退了几步,没被她一把抓个结实:“我可没说谎。我只是说你若再不下来,我也不能强人所难,便只能先去回禀师父课业情况,过后再来唤师姐你下来了。”

信你才有鬼!只是……下都下来了,这浮生半日闲却是没法子再偷得了,于是小鱼也只好认栽:“你何必躲我那么远?我还能吃了你不成?你不是个爱胡闹的孩子,叫我下来却是所为何事?走过来些……我不与你计较便是!”

于睿笑嘻嘻的走近了几步,轻声道:“瑜师姐,二师兄叫我喊你过去一趟……”

小鱼瞬间只想躺回那个她常待的屋顶。

于睿却一把抓住她的袖子:“二师兄早就知道你会是这般态度了。所以他才差我过来叫你啊。”

小鱼颇为郁闷,只是于睿抓的甚牢,她又不便挣开,便只得嗔怪道:“小小年纪,跟谁学的这般精明?”顺便伸出空出的手摸了摸于睿的头顶,满意的划拉出一个蓬乱的鸟窝。

听着小姑娘一声尖叫,小鱼竟是颇有成就感,脸上也露出了一抹浅淡的笑容:“行了,二师兄那里我自会过去一趟,至于你嘛——”小鱼有些恶趣味的拉长了嗓音,“还是先回房把头发重新梳好,再去找掌门伯伯背书吧!”

小鱼步履轻快的逐渐远去,却没看到,在她身后,六七岁的小丫头收起了脸上的懊恼,换上了一贯的从容:“哎,师姐还是那么好骗啊……怎么办呀?再这样下去我都快要愧疚了呢。”只是她虽从容,却也只得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鸟窝,回房梳洗不提。

后来小鱼再去东瀛时,曾就此事和谢云流抱怨过:“于睿——就是你那个六岁的小师妹,怎么那么鬼灵精啊,每次都把我耍的团团转。”

谢云流听她说了经过,很明智的没有对此事做出评价,只问道:“你问我却要我去问谁?说起来——你到底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竟然这么躲着忘生?”

小鱼的声音瞬间低了八度:“还不是……还不是大师兄你不好……”声音越来越低,“小鱼不开心,就在二师兄给你带的点心里掺了一把盐……”

“好哇!小鱼,居然敢这么捉弄师兄?皮痒了是不是!我就说忘生的手艺怎么会退步这么多?却原来是你在捣鬼!”

“才不是小鱼的错!说好的给小鱼带着路上吃的点心呢?你给我装了什么啊?鲷鱼烧水馒头和果子!一块咸味的点心也没给小鱼带!”

“就为了这点事你就这么对我?你撒盐撒的都快赶上下毒了好吗?站住!别跑!”

“才不要!”

刷拉一声,纸门被猛地拉开,有些纤瘦的少年站在门外,眼神澄净,带着点鄙视:还能不能有点长辈的样子了!

正在追打的两个人明显一僵,随后在三秒内回到了自己该在的位置。少年对两人的互动习以为常,十分淡定的开口:“师父,今天的练习,我已经做完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并在对方点头示意后熟练的退出了房间。

压在心头的重量似乎散去了一些。

就算师兄回不了纯阳,但如果能一直这样相处下去的话,似乎……也不错?

小鱼的嘴角动了动,翘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些许沉默过后,小鱼开口:“小次郎也这么大了呀。对了师兄,还没告诉你——”带着点打趣,小鱼眨了眨眼:“你又多了两个徒弟。今年纯阳新收了一批弟子,洛风那小子瞧见了两个合适的,就替你收下了。”

谢云流有些诧异:“风儿他……替我收了徒弟?”

小鱼笑的纯良:“是呢。两个孩子一男一女,男孩叫张钧,女孩叫萧孟……都是非常有活力的小孩呢,刚被小风领回去就追着他问师父厉不厉害……”顿了顿,她继续说道:“然后洛风不厌其烦就指导了下他俩剑法,我正好路过便也顺便指导了下洛风,然后告诉他俩你就是这么指导我的……总之那俩小孩现在对你崇拜的要命,你什么时候回去估计得多俩腿部挂件,撕都撕不下来的那种。”

谢云流沉默了片刻,小鱼都以为他不打算对这件事发表意见了,他却缓缓开口:“……小鱼你今天还没练剑吧,师兄正好有空,陪你练习一下怎样?”

“诶?啊?大师兄……我可以说‘不要’吗?”

答案当然是不可以。

腿短,是小鱼永恒的悲哀。

……

“洛风你说说!哪有你师父这么护短的!”时隔一月,说起这事小鱼依旧一脸愤慨:“我又没欺负你,有不长眼的下绊子还是我帮你们几个教训回去的呢,他怎么就不念着我点好?……是,这事我没跟师兄说过。可这种事……这种事我又怎么能跟师兄说?”说了,师兄就算再生气,又能怎样呢?不过是徒增烦恼罢了。

“是是是,师叔你辛苦了。”洛风长身玉立,看着两个小孩笨拙的演练着最基本的剑法,边安慰着自家委屈的小师叔:“说起来,两个月前师叔喊你过去究竟是为了什么事?”

“名剑大会——你听说过没有?”小鱼有些神秘兮兮,“上次大会是大师兄去参加的,这次自然轮到二师兄;上次是二师兄跟去旁观,这次自然就轮到我喽。”谈起这事,小鱼笑弯了眼睛:“帖子昨天就到了呢!名剑大会耶,应该可以看到很多有意思的人吧,更何况是最后的比试,简直不能更刺激!”

而且……大师兄虽然去不了,但是小鱼可以把自己看到的告诉他呀!能知道大会的情况,师兄他应该会开心的吧?

三个月后。

“二师兄是真的没怎么下过山啊,”小鱼对谢云流感叹道:“多亏他带上了我,不然还不知道要走多少冤枉路呢。”

“所以呢?”谢云流挑了挑眉:“带上你又能怎么样?”

“从纯阳到扬州,这条路我最熟了。”小鱼一脸自得,嘴角自信的扬起。

“那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迟疑,谢云流很快接上了小鱼的话头。

小鱼接的很顺:“二师兄好厉害啦,比大多数人都厉害。只是最后还是输给了那个拓跋思南一招。不知道大师兄和他比起来谁更厉害呢。”

“拓跋兄吗?”谢云流用手臂支起下巴,沉思道:“比起他,忘生确实还差了点火候,不过……再过十年,待到下次大会,却是胜负难料了。”

“所以说你和他到底谁更厉害嘛?”小鱼难得的被勾起了好奇心,“我和你切磋过,却只看过二师兄和那家伙交手。别说二师兄不肯和我打,就算他肯,隔了这么多层,我也根本没法子看出你们的水平嘛。”

“你这家伙,平时也没见你多爱习剑,怎么就突然对这件事这么在意?”一巴掌拍在小鱼头顶,谢云流的声音带着几分倦怠:“名剑大会上没有交到合性情的朋友吗?”

“当然有啦。”小鱼掰起了手指头:“天策的李将军,少林的李君延,都有邀请二师兄和我去玩……唔,去做客呢。另外,忆盈楼的公孙姐姐也邀请我去玩呢,只邀请了我一个人哦。”

“忆盈楼里都是孤女,公孙大娘要是邀请了忘生才有鬼吧?”谢云流忍不住如此插话,也不知觉加重了手上的力度。

“所以说给我把你的手拿开啊啊啊!”

==========================================

小鱼郁闷到制作暗料的真实原因是八年过去了大师兄依旧没回来。

然后私设是在小鱼的不懈努力下,经过八年的沟通和协商,大师兄和师父师弟终于恢复了正常邦交(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认真的说就是:

第一年:谢:“管好小鱼!”李:“管不住。”

第三年:谢:“……山上都还好吗?”李:“除了你不在一切都好。”

第五年:谢:写信回去,解释了原因经过(没提误会的事),跟师父认了错。李:选择原谅师兄。然后两边开始来回寄信,小鱼终于如愿担任了信使。

第八年:小鱼升级成了顺丰快递……

但是误会依然没解决,谢云流是不说,其他人是不知道。所以这事无解。

感觉十年前的谢云流和小鱼都是很随性的,却也都被时间打磨成了现在的样子,还是能很明显的感到心酸。

另外感觉自己无可救药,谢总一直在ooc,从冷暴力发展到了热暴力(小鱼:别摸我的头啦,会长不高的【没错八年过去这货依旧身高感人】)……


洄流(七)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