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芷

谢李死忠,
祁进黑粉,
裴洛入坑边缘,
祁谷不拆不逆,
本人精分患者,
脑洞泛滥,不求自拔

洄流(十四)

小鱼在扬州碰到了铃铛。

不同于以往的笑面待人,正在和驿站车夫商讨出发时间与赶路速度的铃铛整个人都由内而外的透出一种焦躁。小鱼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铃铛不耐的回过头,却在看到她的一瞬间,愣住了。

铃铛要去的也是万花。而且,很急。

好容易坐上了车,铃铛终于有了空闲来和小鱼交代诸多杂事。

“洛风救过来了,却一直没醒,”铃铛双眼无神,神色木然“裴先生说他也许明天就醒,也许一辈子都醒不过来……”

“停!”铃铛一向从容镇定,这次竟失魂落魄至此,想来定是遇上了棘手的问题。既如此,她不说,小鱼却不能不问。打断了铃铛那仿佛丢了魂一般的颤音,小鱼故作轻松发问道:“先不说这些……你那两个朋友呢?怎么不见他们?”

铃铛的眼中终于有了神采:“何止姐在万花养伤,孟决……他半月前去了成都参加‘屠龙大会’。”

原来是和朋友分开了不习惯啊?小鱼了然的笑笑,继续问道:“那你又是为了什么事去万花,去看朋友也不必急成这个样子啊?”

“几日前我收到了一块带血的布片,看样式是天策的制式……”铃铛皱起了眉头,“不仅如此,我还在那布片上发现了一种不明液体,虽然已经干涸了可还是能看出些许异样,润湿之后无色无味,却能让人内力迟滞……”

“我觉得孟决在成都一定出事了,可一块破布片又能说明什么呢?”铃铛猛烈的摇了摇头,好似这般就能把脑子里的烦躁倒出来,“何止姐现在还在万花养伤,我想着孟决可能把其他线索寄给了她,便想着要去一趟。”

小鱼握住了铃铛的双手,声音四平八稳:“就算真出了什么事,你在这边干着急也毫无用处。你也不必自责自己为何没有跟上,若是真出了事,你在也只不过是再赔进去一个人罢了。与其自己烦躁不安,你倒不如再和我详细说说上次的事……”

听得此言,铃铛内心虽烦躁不减,却也开始尝试着平复心神,说起了宫中神武的前后事宜。

多亏了小鱼还算冷静,否则她若真的干了什么蠢事,怕不是要被孟决那家伙笑死……

……

“什么?那药水竟是悲酥清风?我师兄中了毒落到了天一教的手里!”小鱼瞪大了眼睛,转身就要走,“我倒是要看看,他们莫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

铃铛一把拉住小鱼:“你先等等……你要干什么去!”

“自然是去南疆,跟那群混蛋要人!”小鱼一双眸子里似有烈焰燃烧,面上却满是冷酷,“若是哪个敢动师兄一根头发,我追到天涯海角也要剁了他!”

一滴无形的冷汗从铃铛的额角流下。冷静?自持?不存在的。小鱼这家伙只是现身说法的解释了一下什么叫“站着说话不腰疼”罢了。

一把抱上去,铃铛暗自翻了个白眼:“小鱼,南疆路远,况且天一势大,你一个人去了又能有什么用?事情既已闹大,天一教便绝不敢和中原门派结下死仇,李掌门性命应是无碍……与其孤身前往,你倒不如先回纯阳,带上一队精英弟子,与其他各派汇合之后再去营救……另外,谢前辈还不知此事吧?你不如修书一封邮寄与他,多得一个援手也是好的。”

“我写信给他干嘛?自找没趣听他说‘报应、活该’么?”小鱼偏过头,不去看铃铛,“不提他了,你说得对,我这便回纯阳,就此一别,南疆再会!”

只留下铃铛一人在原地沧桑:小鱼你变了……一个中二的你,要怎么拯救一个中二的谢前辈?啊?

另一边,小鱼将轻功运转到极致,只用了一日便赶回了纯阳。

然后她顺利的傻了眼。

二师兄不在,大师兄也不在……所以!她要找谁去调派人手啊啊啊!

没人统筹全局,小鱼也是无奈,便只好随意叫了几个弟子,去通知自家师弟师妹来自己房间开会。

一场嘈杂过后,在负责教授初级弟子的卓凤鸣、负责教授高级弟子的祁进还有智力最高的于睿三人的通力协作下,纯阳总算打理出了一份随同前往苗疆的弟子名单。

对这件事,小鱼在郁闷的不行的同时也得意的冒泡。数日之后,烛龙殿已被攻破,掌门也都已被成功营救,得意忘形的小鱼拉住铃铛就是一顿狂侃:“……他不是要证据么?不是问我二师兄不耍手段怎么当上的掌门么?行啊!我给他证据啊!他自己回去看看嘛,除了二师兄谁还能管事?连拉出一队人这种小事都做不好……幸亏有二师兄在,否则现在还有纯阳么?”

铃铛冷汗狂流,心道小鱼你真的一点都不在乎纯阳的脸面了吗?周围人好多的,都不聋!你这么说自家门派真的好吗?

小鱼言犹未尽:“……若是再见到他,我一定要怼的他没话可说!我……”

“我便在这,你待如何?”低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我Σっ°Д°;)っ ……”小鱼僵硬了一瞬,随后运起轻功,跑的飞快:“我我我……我去看看二师兄!”

见证了一切的铃铛默默翻了个白眼:出息呢?

……

然而此时的小鱼却并没有心思调侃自家师兄。出发之前,她咬了咬牙,到底还是把一封信递给了金昀。

“瑜师伯,这信还是寄给铃铛,寄到七秀坊?”金昀翻看着手中的信件,随口问道。

“不是……”小鱼的声音难得的有了点波动,“这信……寄给你萧孟师姐……寄到昆仑……”不理会金昀的诧异,小鱼涨红了脸:“就算不在纯阳,静虚一脉也还是纯阳弟子,掌门出事了通知他们一声也是应该的吧!”

金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察觉到小鱼不甚明显的羞恼,她止住笑意,解释道:“师伯实在不必与我解释这么多的,我只是有些好奇师伯竟还会寄信给他人罢了。”

脸颊的红晕稍稍淡了些,竖起食指挡在嘴前,“嘘”了一声,小鱼笑了:“你是个聪明孩子。”所以有些话不用我多说。

金昀扫了一眼一旁的高剑,声音淡淡的:“我寄我的信,他守他的库房,本该各不相干。”

小鱼笑了笑,不再停留,转身走向山门,单薄的背影看起来竟有些凄凉。

只听到了最后两句话的高剑不明所以:“你刚才在和瑜师伯说什么呢?”

金昀摇了摇头,没说话。高剑见她不说,便也不再继续追问。

师妹不说,他便不问。

来找师妹师妹寄信的人还是那么多,她还是那么忙。但是没关系,他会一直陪着她。

……

数日后,小鱼终于赶到了苗疆,和各门各派代表人物的交涉她是完全不感兴趣的,便尽数交给了师弟上官博玉,自己反倒落得个无事可做。

师兄被抓进了烛龙殿,殿前严防死守,她一个人闯不进去,不开心。

铃铛并没有在万花谷找到何止。那个沉默寡言,看起来相当冷淡的苍云在收到信的第一时刻便托一个万花弟子把衣角转交给了药圣,自己则立刻骑马出了谷,未有一刻耽搁。

铃铛和何止到的还算及时,这些时日孟决虽吃了不少苦头,却终究没有留下什么无可挽回的伤势,休养了几日便再度变得活蹦乱跳。

小鱼也是闲的,竟是看出了几分门道。孟决和何止这两人,一打眼看上去,一个冷漠一个跳脱,此为表象;而铃铛所看到的,却是他们可能自己都没能注意到的内在,所以她在信里说盾娘温柔军爷正经。小鱼默默地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挡住了眼中的神色。这孩子……还是一如既往的敏锐啊。

曾经,她似乎也问过相似的问题呢。当时铃铛是怎么说的?

……她却是已经记不起了。

总归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小鱼笑笑,转头便把这事抛到了脑后。

……

轩辕社的联军终于攻到了烛龙殿的门口。小鱼很是高兴,看什么都觉得可爱,就连那个前来挑衅的醉蛛老人也不例外。

“……纯阳的武学不过如此,如今李忘生被我关在大殿之中,却也未见他有什么本事脱困!看来纯阳门派要在江湖中消失了!”小鱼的脚步停住了。这话说得。还有脸吗?她收回前面的想法,这家伙果然一点都不可爱!

暗搓搓着想要拔剑教训一下这狂妄自大的家伙,下一秒小鱼面前便站了一个本不在这里的人。

抬手间击退强敌,一招一式依然带着当年的风采。

谢云流还是来了。

小鱼心里五味杂陈。这事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她惊喜,却又理所当然。出鞘一寸的宝剑默默收了回去,小鱼站在原地,默默地开始围观大师兄的表演。

“纯阳武学精妙,岂是尔等鼠辈所能理解,当年你与雌蛛各受我一剑,刺得却是不够深么?”(小鱼:“说得好!”)

“纯阳之事向来与我无关!但今日我要替武林除害!”(小鱼:“不用解释,我都懂!”)

“无谓的抵抗,受死吧!”(小鱼:“好帅!”)

“博玉小心!”(小鱼:“……”)

师兄你居然不把镇山河给你柔弱可爱(误)的师妹!小鱼一边怨念着,一边拔剑挡住了把她当成了软柿子偷袭的丑八怪,反手削掉了对方的胡子。丑八怪似是惊诧于碰到了硬点子,疏忽下吃了点小亏,毫不犹豫转身就退。

谢云流正要追,却被上官博玉拦了下来。小鱼绞着手指,并不赞同:穷寇莫追是没错,可二师兄还在贼窝里呢!只是……成天对着这么丑的家伙,不知道二师兄可还能吃得下饭?换成她多好吃的东西都会吐掉的好嘛!至于二师兄……那画面太美她不敢想。

“李忘生学艺不精被人活捉了,丢尽纯阳脸面,我只是来看个热闹罢了!纯阳之事,与我再不相干,你等自行消解!”诶?她错过什么了吗?话题是怎么跳到这一步的?小鱼擦了把并不存在的冷汗:“师兄你是认真的?可你跑的那么快让我怎么相信啊?拜托你就算是装也请装的认真点好嘛?”

“瑜师姐……”上官博玉欲言又止。小鱼倒是难得的来了好兴致:“博玉,走吧。”烛龙殿的入口,终于打通了。

……

一番鸡飞狗跳,随着蝠王和鼠王的扑街,营救小分队总算可以分头行动了。

小鱼手里拿着五毒教提供的地图,看了半天也没看懂那个所谓的天蛛殿在哪。回头看了眼博玉,看到了一脸“爱莫能助”。偷偷扫了一眼身后的一众弟子,小鱼心里莫名萧瑟:难道她今天还非得丢这个人不可了?

“小鱼,看样子咱们正好顺路,便先一起走一段吧。”小鱼一惊,向声音响起的方向看去,却见粉衣的少女冲她眨了眨眼,眼中透着狡黠。

略一点头,带上自家师弟和几个师侄,小鱼直奔天蛛殿,却在半路上遇到了意料之外的阻碍。

天一教的武学出自五毒,诸多手段都要靠驭使蛊虫来施展。小鱼剑法轻灵,要挡住那些毒虫并不困难,因此她并未太过在意,所以在和铃铛一队人分开后,看到面前道路上四处游荡的大毒尸时,小鱼的心情是崩溃的。

这啥?咋打?

看着十尺外两人高的伟岸身影,小鱼心里有点没把握。这东西她没打过啊,照着以往的经验对着关节削能成吗?暗暗看了眼自家常年守着老君炉的师弟,小鱼莫名的有了点信心。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上吧!

然而天一教发展多年,底蕴也还是有一些的。这些大毒尸生前多是中原各派的弟子,相较于普通百姓本就更强悍些,又经了天一教以诸多毒物为引,炮制数月,竟已炼得一身铜皮铁骨,正正克制小鱼这般轻灵的剑路。

对上一两只,小鱼虽能占得上风,却已无法速战速决;待得周围的大毒尸被打斗造成的响动吸引过来时,小鱼便只能带着一众弟子结阵防守。无他,只因毒尸无知无觉,不畏刀剑;可若有人被毒尸抓伤咬伤,后果便不堪设想,故此她虽感到憋屈,却也别无他法。

“师姐,不能再耽搁了!”上官博玉气息有些不稳,却勉力向小鱼喊道:“这里有我带着众师侄挡住毒尸,你轻功最好,不如先行前往天蛛殿……”

这么耽搁下去也确实不是个办法。没时间给她犹豫,小鱼深深的看了自家师弟一眼,只道了句“小心”,便运起轻功,避开路上的毒尸,独自疾驰而去。那些毒尸虽说能被她的气息所吸引,论速度却远远比不上她,故此往往追了一段便失去了目标,只得在迷茫中再度回到原地。

不到一刻钟,小鱼便到达了天蛛殿的门口,停下脚步,费了点功夫解决掉了几只穷追不舍的执着毒尸,小鱼松了一口气。

可算到了。

三两步跨入殿内,看到了自家师兄的小鱼无比安心。猛地一扑把对方扑了个趔趄,小鱼开始了自己独具特色的控诉:“师兄你学坏了!出远门都不告诉我!纯阳离了你都乱成一锅粥了你知道吗?”

中了毒的李忘生:“……”

准备好了台词没想到等来了个逗比的醉蛛:“……”

“纯阳也是无人,居然派了个无名小卒前来送死!”醉蛛决定再挣扎一下,“走进了我的陷阱还不自知,真是愚蠢啊!”

小鱼瞥了他一眼,便不再理会,只拉了下自家师兄:“师兄我们走吧,博玉还在外面等着呢。”

醉蛛:“……”你敢再多看我一眼吗?!

走了一步,发现没拉动,小鱼不解,回头看了自家师兄一眼:她没看错呀?胳膊腿都好好地呀?所以师兄为什么不跟她走?

李忘生:“……”师妹你知道有种状态叫中毒吗?

看着迎面而来的巨大蜘蛛,小鱼心知务必打过一场方能离开,叹了口气,佩剑出鞘,三两下便把蜘蛛从生物变成了饲料(误),一脸无奈的看向醉蛛老人:“还要打吗?”

醉蛛:“……”

看着四只蜘蛛从四个方向分别扑向自家师兄,小鱼终于慢半拍的想起了自己赶来南诏的原因。看看自家中了毒的师兄,再看了看速度算不上慢的蜘蛛,小鱼很想仰天长啸。

还要不要脸了!这是在考验她的轻功吗?

冲向跑的最快的一只,小鱼内心暗骂,手上动作却不慢,一剑刺出,砍断一条腿便冲向另一只,依旧是一剑断腿。

见她这般,醉蛛一挥手,又是四只蜘蛛从巢穴里钻出。

刚砍断第四只蜘蛛腿的小鱼:“……”好吧,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醉蛛也算是无敌了。

这人已经彻底不要脸了。

所以说她到底为啥要一个人冲上来啊!果然还是太年轻了(误)经验不足吗?

认命的再度冲向蜘蛛,身后却传来了蜘蛛倒地的巨大响声。几剑解决掉眼前的蜘蛛,小鱼回头望去,只见铃铛不知何时已带着同伴赶到,一人据守一方,默契配合之下攻守皆宜,自不必如她一般疲于奔走。

没了后顾之忧,小鱼把自家师兄护在身后,懒洋洋的看向醉蛛:“还有吗?”

醉蛛:“……”

醉蛛拒绝停战,小鱼便只能无奈的处理着一波波从巢穴中涌出的蜘蛛。这差事对她而言固然是毫无难度,对铃铛的朋友却也不是什么难事,只不过是要多费些力气罢了。

“你们怎么来的这么快?”

“芷青姐那边没费什么事,我忙完了那边就过来帮你咯。”

“路上的毒尸你们怎么干掉的?”

“那个啊,我和孟决把他们引到路边,何止姐就直接给拍下去了……虽然并没有彻底解决,可一时半会却也爬不上来了。”

“博玉他们呢?”

“消耗过多,勉强过来也帮不上什么忙,索性便留在后面调息了……”

“我说啊,铃铛你叙旧能不能分分场合啊?那边的大叔脸都绿了啊!”一枪挑飞一只蜘蛛,沉默了一路的孟决终究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话痨的本性。

小鱼:“……”

何止:“……”

铃铛:“……他的脸本来就是绿的吧?”

醉蛛:“……”你敢看着我再说一遍吗?

又过了一刻钟,终于不再有蜘蛛蜘蛛出现,小鱼见状挽了个剑花,收剑回鞘:“师兄,我背你走?”

再度被无视的醉蛛:“……白白喂你们吃食数月!还要老夫我亲自出手!”

天上莫名的出现了大量的白色粉末,纷纷扬扬如雪般飘然落下。小鱼毫无防备之下吸了一口,打了个喷嚏。

铃铛:“……”

孟决:“……”

何止:“……”

李忘生:“……大师兄,你来了许久吧!”看了近半个时辰,还不打算出手吗?

小鱼:“……”我这么缺乏江湖经验还真是对不起啊!

平静的表象下藏着小鱼一颗咆哮不止的内心:我记得我没说过大师兄也来了啊?二师兄你怎么知道的?另外!大师兄你居然就看着你师妹耍宝,都不出来帮忙吗!非得二师兄喊你才肯出来,你还记得你在门外是怎么说的吗?说好的为武林除害呢!

看着自家聊得旁若无人的两个师兄,小鱼有些无奈。然而无意间瞟到了一旁醉蛛青到发紫的脸色,小鱼却又莫名的幸灾乐祸起来。

让你挑事!让你不见好就收!活该!

“……你受毒虫咬噬之苦,始终……”

师兄们谈了什么,小鱼根本无心去听:只要没吵起来,师兄的事自是轮不到她一个小丫头来管。只可惜她并不聋,大师兄也没刻意去压低声音,因此就算她并没有听墙角的意思,却还是不断有只言片语钻入她耳中。

等等!大师兄刚才……说了什么?

虽是慢了一拍,可小鱼到底还是反应了过来自己听到了什么:“……毒虫……咬噬?!”

不敢置信的回过头,身体先于思维,小鱼一把掀起了自家师兄的袖子。看到师兄曾经洁白无瑕的手臂上肿起的疹子和其上一片紫黑的小点,小鱼在那一瞬间甚至没法呼吸。

她的师兄,家境优渥,幼时自是不曾吃过什么苦头;华山虽冷,可师兄有内功护体,不惧风雪,只在大师兄离开那日大病过一场,除此之外,再没经过什么伤病。可现在!居然!

小鱼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冲上了头顶。

她以为天一教不敢做的太过分。她以为醉蛛那家伙最多逞逞口舌之利。以师兄的定力,那家伙说多少都不过是自取其辱。

她是这么以为的。

结果呢?

看着师兄伤痕累累的手臂,小鱼完全不敢想象师兄衣衫之下的身躯变成了什么样子。有那么一瞬,她甚至能感觉到有无数只虫子从自己的衣领钻入,在自己的皮肤上四处爬行咬噬……

小鱼阖上双眼,再度睁开时,眼前已是血红一片。

“……醉蛛!给我……死来!”

===========================================

我就想说,yan防死守这四个字怎么了?怎么了!就是不让我发,我找了半小时,找出来这么四个字,摔!

小鱼其实是随老谢傲娇,但是铃铛不知道,她以为是中二

于是小鱼知道醉蛛干了啥了……

之前真没人教这孩子怎么折磨人,所以她压根没这概念,碰到讨厌的人最多当场扁一顿(比如前面的姬别情)……

作为女孩子,小鱼的重点是“师兄没吃过苦头,好痛的”,谢云流重点是“我师弟我都没欺负你居然敢!”,然后最后得出的结论都是“你去死吧!”

洄流(十五)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