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芷

谢李死忠,
祁进黑粉,
裴洛入坑边缘,
祁谷不拆不逆,
本人精分患者,
脑洞泛滥,不求自拔

洄流(二十一)

      今天的小鱼心情难得的很不错。

      距离当初战乱爆发已经过去了两年,这两年里,动乱虽然尚未平定,却也没有发展到某个更难处理的局面。

      而铃铛,则再也没有收到何止的消息。虽然没有消息一样令人感到不安,可在这样的时局下,没有消息本身便已能算得上一件好消息了。

      故此,当初在山上呆了没几日,铃铛便再度下了山。

      “我……想去我们走过的地方看看,而且,行侠仗义一直是我的梦想,我并不愿意放弃。”下山前,铃铛这样说道。

      而两年后的今天,小鱼收到了一封信。而那封信来自万花谷。

      信纸只有薄薄的一张,裴元没说什么多余的话,只是简述了洛风目前的状况。

      “……比起之前,情况已经有了很大改善。就在最近,我跟他说话的时候,他已经有了极细微的反应。虽然仍没有意识,可这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我觉得,大概用不了多少时日,他便能醒过来了。”

      听到了这般好的消息,小鱼恨不得马上冲到太极广场去告诉自家师兄。然而她终究还剩下点理智,知道事情还未敲定时不好张扬——否则若是洛风在万花谷再被人敲了闷棍,便有的她哭了。

      临时把话咽回了肚子里,面对自家师兄疑惑的眼神,小鱼想了半天,憋出一句“师兄,你吃了没?”

      李忘生:“……”我其实很好奇在你眼里我是什么样的存在。

      于是继山门事件的“师兄,你渴不渴”之后,吃与喝都凑齐了。

      缓过神来,小鱼连忙切回正题:“师兄,祁进呢?我这几日怎的没见着他?”

      轻巧巧给了个台阶,李忘生也没那个闲心去追究小鱼本来想说的是什么,便只解释道:“史思明等率兵十万,会攻太原。恰好祁师弟在山上,我便请他带上精锐弟子前去支援。”说到这里,他笑了笑:“小鱼,我没记错的话,你在山上呆了也有两年了吧?”

      “是啊。两年了。”小鱼点了点头,有些不明所以,“师兄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

      “在山上呆了这么久,就不考虑下山转转?”李忘生提醒道:“这种时候,你那个小朋友兴许也在太原。你不去看看她么?”

      “铃铛啊……她想我了自会上山看我。至于祁进……祁师弟嘛,”小鱼话锋一转,“太原那种群英荟萃的场面,料他也不会惹出什么祸事。既然如此,我跟上去又能做什么?”

      李忘生:“……”所以说我只是想让你下山转转你懂得吗?

      告别了一脸挣扎的师兄,行至太极广场,小鱼被师侄金昀拦了下来。

      “瑜师伯,什么事这么开心?”金昀一脸玩味,“正好,我这里也有一封信要给你,是七秀那位铃铛姑娘寄来的哦。”

      “诶?”铃铛居然又寄了信给她?要知道,三天之前她才刚收到上一封信好吗?

      实在太过好奇,小鱼等不得回房,还在广场上便拆了信封,展开信纸看了一眼。

      铃铛的字迹很是潦草,不小的信纸上只简短的写了一句话。

      “小鱼,我在前往太原的途中碰见了谢前辈,他似乎也要前往太原……你若是有闲的话,便来太原找我吧。我在七秀的营地等你。铃铛。”

      小鱼:“……”

      我去我去我去我去!带不带这样的?她每天劳心劳力、费心费力还不够,还非得让她把操心卖力给一道做全不可?

      然而抱怨的再多,事还是一样得干。

      于是半刻之后,小鱼再次站在了李忘生面前:“师兄,我打算下山,去一趟太原。”瘫着一张脸,她这样说道。

      李忘生:“哦?怎么改主意了?”

      小鱼:“……”仿佛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般的,她咬牙切齿的说道:“狼牙里也有高手,祁师弟若是出了什么意外,纯阳面子上终究不会太好看……我想了想,觉得自己还是跟上去看看好些。”

      洛风才刚有好转,眼看着和解有望。若是这时祁进再被大师兄一刀砍了,她要跟谁哭去?

      大师兄毫不留手的一击,裴先生还能救得回来吗?就算能救回来,小鱼也不指望裴元能帮忙。事实上他不在背后把祁进丢进臭水沟,小鱼就该烧高香了。

      万花谷是没有臭水沟,可谷外却有,并且,有很多……

      想到自己的差事可能还包括把自家师弟从臭水沟里打捞出来,小鱼猛地打了个寒颤。

      罢罢罢,总归她也没有旁的事做,便是多费些心力也不是什么太过麻烦的事。

      于是更加讨厌祁进师弟了呢。小鱼这样想着,愤愤的做了个鬼脸。

      ……

      没日没夜的赶了几日的路,小鱼终于到达了太原。

      和小鱼常去的扬州不同,太原城满浸着一股沧桑大气的味道。对这样的城市,小鱼谈不上有什么特殊的观感,她只是出于本能的感到敬畏。

      在七秀的营地小鱼找到了带队的高绛婷,和多年前见到的温婉少女完全不同,长大后的琴秀周身透着一股冷冽的气息,满脸的拒人千里之外。关于她的事,小鱼多少也有所耳闻,虽然怜惜于她,却也没有立场去多说些什么。

      于是简单明了的问过了铃铛的去向,小鱼便不再停留,只向着苍云军的营帐走去。

      然而还没走到地方,小鱼便听到了铃铛有些失控的喊叫:“什么!你说她……她这简直是在找死!”

      女孩的声音里,满是愤怒,却又夹杂了几分自责与无奈。

      这事却是蹊跷。

      兴许是发现了自己的失态,又兴许是瞄见了小鱼的身影,铃铛停住了话头,笑着跟她打了个招呼:“小鱼,你来啦?”

      “你刚才……在和这位谈些什么?”小鱼皱了皱眉头,看向一旁身着玄甲的将领,“怎的竟会失态至此?”

      铃铛避开了她的视线,目光带了几分闪躲:“也没谈什么,就是……”她吐了吐舌头,“我刚看到祁道长和宋统领一道出了城……”

      猛地打断铃铛断断续续、满是敷衍的回答,小鱼有些愤愤:“你少给我顾左右而言他——到底是什么事?你竟连我都要瞒下!”

      “我说的是真的!宋统领是谢前辈的故人之子,同时还是祁道长的好友,而且……”铃铛搓着手指,一脸的急切,“我刚才还瞥见了谢前辈!他现下应该也在城外——小鱼你确定你还要在这里拉着我刨根问底?”

      小鱼转身就走。

      铃铛这下子可算是拿住她的死穴了。凡是和谢云流有关的事,小鱼是无论如何也没法冷静处理的。哪怕铃铛只是随口说说,她也只能立刻去看,否则,便会坐立难安。

      只因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远远地看到了正在切磋的两人,小鱼便停下了脚步。激斗正酣的二人她都没什么交情,自也没那个兴趣去搞懂他们究竟在抽什么风。然而观战片刻,小鱼却是看出了点门道:祁进的剑路她自是十分熟悉的,而那个一身玄甲的宋统领……他的剑路竟似是颇得师兄的真传!      

      伸出一根食指揉捏着有些酸痛的眉头,小鱼想起了铃铛的说法。师兄的故人之子么……如此看来,应是相当重要的朋友了。唔……如此说来,日后若是碰上,她也合该多关照些才是。

      只这么想了一件事的功夫,场上的局势便发生了惊人的变化。紧要关头,祁进竟是弃了剑,摆出了一副引颈受戮的样子。然而还未等小鱼沉不住气现身阻止,那玄甲小子却也收了剑,显然是并不打算乘人之危。

      这下子小鱼是真的看不懂了。打到一半把剑扔掉,这算什么招数?纯阳有教过吗?

      “纯阳悟道多年,我已循恩师传道之路,窥得天道半分。当年误杀洛风,有愧静虚门下。今能以己一命还洛风一命,可解我道心之惑。”

      “此事之后,你可转告谢云流:恩师在华山上对他尚有思念,望他能回纯阳一趟……”

      小鱼:“……”

      这是祁进?怎么可能?真的祁进这时候应该在叫嚣“谢云流你出来咱俩单挑”才对吧?怎么会这么淡然啊?

      然而小鱼又清楚的知道,这就是祁进,不会有假。就凭她压着便宜师弟打了几十年的经验,她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认错祁进的剑路。

      遇事冷静,敢于认错,还懂得心疼人……看来这小子的的确确是长大了。想到这,小鱼竟莫名的感到了某种诡异的欣慰……打住!哪有什么可欣慰的嘛!洛风现在还在万花躺着呢!谷之岚的家人也永远都回不来了……这小子的成长,代价也未免太大了些。

      不过,总算那些话她并没有白说,那五遍道德经也没白抄。如此,若是日后大师兄回了纯阳,她便总算可以放心些了。

      “此事不关他人,一人做事一人当,今日,祁某便将命还与你!”

      电光火石间,祁进的佩剑便已刺向他自己的身体。不偏不倚,正冲着心口处。

      宋森雪:“祁兄不要!”

      小鱼:“……”

      等等!怎么突然就到了这一步!她错过了什么!

      脑子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已是不由自主的冲了上去。将轻功运转到极致,本来不远的路程,被她在一瞬间走完。

       “铛!”从容的一剑挡开前方袭来的剑刃,随着佩剑落地的声响,小鱼顾不得旁人的反应,只转过身,扬起手,一巴掌扇了上去。

      “啪!”清脆响亮,正中红心。

      在场的三个人都愣住了。

      “谁给你的胆子……”小鱼的声音有些低,就如同自言自语一般,“自寻短见……谁给你的这个权利!”

      “……师姐?”

      “一人做事一人当?你当这是你一个人的事?”小鱼的声音愈来愈大,最后几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我让你做事之前多想想,你就是这么想的?你一条贱命死就死了,可你有没有想过你师父和掌门师兄?”

      “你师父待你不薄,你让他白发人送黑发人?掌门师兄那么护着你,你搅黄了上次面谈不算还差点让大师兄一辈子回不去——别告诉我你以为你死在了太原,师兄还能回华山!”小鱼满面愤怒,伸出一根食指指向一脸状况外的苍云统领,“就算远的不说,你朋友还在这里看着呢!你死在这,却又要叫他如何自处!更别提你山上那群徒弟了——还记得你之前是怎么难为那些静虚弟子的吗——没你护着我一天欺负八百遍都没问题好吗!”

      “你倒是一了百了了,至于旁的人嘛?总归和你再没关系了不是?哪管你死后洪水滔天是吧?啊!”

      “行了,我想说的都说完了,你若还是想要‘一人做事一人当’,”小鱼弯腰拾起地上的宝剑,嘴角勾起一个讽刺的笑容,同时毫不客气的把剑捅给祁进,“那你随意,没人拦着你!”

      祁进懵懂的接过佩剑,却是有些无措:“我……”

      “说起来我倒是忘了,外头还在打仗呢。没记错的话,你似乎还带了一队弟子出来?”小鱼笑了,笑的很假,“不过说起来这些又和你有什么关系呢?当然是你祁道长还债最重要嘛……来啊!捅!我看着!”

      “啪嗒。”佩剑再次脱手而出,掉在地上。祁进一脸惊慌的往后退了几步,一个踉跄竟是差点摔倒。

      伸手拉了他一把,闭上眼,小鱼的声音里透着疲惫:“……师弟,以后遇事记得多想想,莫要……再冲动了……”

      一双大手抚上了小鱼的肩膀:“师妹……”

      诶?小鱼猛地回过神,她听到了什么?不可能啊,肯定是她幻听了……她怎么可能在这里听到大师兄的声音呢?

      身体猛地紧绷起来,却又在那人再度发声后放松下来。

      “时隔多年,小鱼……竟也长大了啊……”

      听到这话,小鱼一时间竟是怔住了。两道清泪顺着脸颊淌下,小鱼笑了:“师兄,原来你在啊……看来这次又是我多管闲事了呢……”

      “人啊,总是要长大的。可要是可以选择的话,我宁愿我永远是那个整天跟在你们后面的小丫头。”

      谢云流叹了口气:“小鱼,这些年……苦了你了。”

      小鱼却笑了笑:“彼之砒霜,吾之蜜糖。这些年,我甘之如饴。”抬眼看了看自家师兄,心疼的发现师兄的黑发又少了几许,小鱼试探道:“只是师兄,你……再给小鱼几月时光可好?再过三……再过四个月,你来纯阳,小鱼……给你交代!”

      以险死还生来偿还险死还生,已经……足够了。

      谢云流深深地看了小鱼一眼,眼中流漏出些许的期待与挣扎。片刻后,他转身离去。

“好。”

      小鱼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然而当她转过身,看到祁进脸上纤细的巴掌印时,顿时再次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

祁进的反应我是照着老谢误伤师父之后的表现写的,莫名觉得这俩人其实挺像,所以感觉并不十分ooc

另我看了十多遍《了解恩怨》,终于发现无论有什么理由,祁进确定是在寻短见没错……so我的心情是绝望的……

至于老谢的反应……他本来以为自家师妹是个傻白甜,傻人有傻福,结果突然发现并不是这样……大概会有点内疚吧

洄流(二十二)

评论

热度(7)